【性平事件中的行為人與被行為人】

【性平事件中的行為人與被行為人】
 
校園事件當中,霸凌已經是件很難處理的議題,在整個大的系統中,以人、家、班級、處室、學校、司法行政教育等相關單位的橫向溝通及垂直溝通都必須謹慎且細膩的處理,更何況牽扯到與「性」有關的事件,大概就是難度數一數二的複雜。所謂性平事件,就是跟性別平等有關的相關行為,有些可能已經觸犯法律,有些可能沒有,但大抵上脫離不了各式各樣跟性有關的行為,而這樣跟性有關的行為,首當其衝的就是所有參與人的安全感。
 
所謂的參與人是指,整個性平事件調查當中的所有人,包括導師、輔導老師、輔導主任、教官、學務處、認輔老師等。這次的演講主題,是要為這群參與性平事件的人員,針對行為人與被行為人,制定符合他們需要的輔導計畫為前提,探索行政流程上是否還有缺漏處。
 
第一場從行為人談起,這場最困難的地方在於,一般社會價值觀會直觀的認為,行為人就是觸犯法律、造成別人痛苦、忽略別人感受的該受懲罰的人。但在這一場演講裏頭,我們從行為人的行為談起,看待之的眼光,從認為是犯錯該當懲處,到重新理解行為人的家庭、家庭對行為人人際、對他人情緒感受的能力以及一路成長所承受的人際、學業、環境適應壓力等,造成對被行為人的壓迫,可能都只是各項能力值得缺乏,這個觀點的困難在於,要去翻轉對行為人會做出該行為的既定印象,而願意稍微接近案主內在本質需要真正被協助的心理位置。
黃色是分析行為的各項能力的不足;紅色是認為可修復及新增輔導計畫為何
挑戰一般直觀認為行為人就是該懲處的價值觀,跳脫用社會價值與框架來解讀行為,而是真正走到學生的生命故事裏頭,去看見枝枒長歧之處,給予修護。
 
老師說,我們能看見,他會有這些行為,確實是個需要被幫助的孩子,即便無法認同他的行為,但我們能同理他的難處。
 
第二場從被行為人開始談起,這一場我想談的,是一個更深的位置,從被行為人遭遇不平對待的那一刻就開始,讓所有人員去經歷被行為人所經歷的感受,再從這些感受當中,去談同理、輔導、未盡之處,其中最關鍵的,是必須先挑起聽眾者的不舒服,才能理解為何旁人會有這些因著「性價值觀」不同,而口出的傷害自尊之語,也必須因著對傷害自尊的話有所感受,才懂,最好的同理是陪伴。

慢就是快,是陪伴創傷者很重要的心理位置。

 
這兩場的最後,我都向與會者表達很深的感謝,所有從小到大的成長過程,可能會有許多讓我們難過的受傷事件與心情,其中刻在骨子裡頭的傷,多是跟性議題有關的事件,如何從一個在性上受傷的位置,來到一個可以在性上復原的位置,是一件更不容易的事情。
 
能陪著被行為人,談論受傷的經過、受辱過程的字眼已經是困難之事,最困難的,是性平事件之後,還得面對悠悠之口的眾人目光,輕輕一句都有可能造成重重一擊。
 
被行為人得知到,誰,是真正懂他的糾結、矛盾與無法好好自我認同,那些刻在骨子傷到靈魂的對待,會讓小樹在成長過程,不明白自己存在的意義、價值及對自己沒有自信、對人沒有信任。
所有在性平事件之後會遭遇到的眼光,幾乎都被辨認出來,才明白為何孩子無法在第一時間保護自己、為何過了幾年憤怒只有水漲船高,沒有降低,才明白任何對孩子為何沒有保護自己的畫,都是一種受傷。
第二張照片,有老師說我會陪著他,跟他說我不知道說甚麼才能安慰你,但我願意陪你;有老師說我對於你所經歷的一切感到無法相信;有老師說我真的從你話語中,感受到你的憤努,是因為你無助。
 
多麼有力量的陪伴,多麼感動的扭轉,我真心感謝,願意在性平事件中耕耘付出的老師們,每一個細膩之處,也許就是一個受傷的靈魂獲得解放的時候。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